微博@S種子S
★此處專產韓葉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手不穩的畫手,文筆廢

畫圖只為自爽,發圖只為分享
不商用皆可抱走,轉載請附上出處
謝評謝喜歡,留言都會看,沒回=詞窮

【韓葉】不離(下)

高中生竹馬竹馬ABO

→全文見微博@S種子S(有簡/繁全文)

 

葉修總給人一種不樂意麻煩人,事情都自個兒處理的形象,但其實他只是在沒有必要或對方幫不上忙時不會開口罷了。
蘇沐秋一聽到葉修請人陪他回家時便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直接召集了電競社的成員們商討此事,甚至替葉修搞到小型電擊棒,還拿了個玩偶改裝成緊急求救器。
考慮到發出聲響的警報器可能激怒嫌犯,蘇沐秋將其設計為壓下按鈕後會附上座標發送緊急訊號到指定手機,並在玩偶身上顯示SOS字樣的功能。

葉修對發明小天才表示讚許,稱其未來大有可為,被眾人各賞了一拳,指責他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籃球隊不是在四強循環?比賽要緊,我就讓他們別告訴你,反正也已經夠多人幫忙了,沒必要再添個人煩惱。」
做完筆錄,等待雙親到場前的空檔葉修才緩緩向身旁的韓文清解釋。

「沒必要?」

韓文清瞪視著他,眼中盛滿怒意。

「如果立場對調,你也會這麼做。」

葉修聳聳肩,無視韓文清的怒火。

確實,葉修已經認真戒備,也向旁人求助了,處理方式沒什麼好挑剔的,自己如果是葉修也會做出相同決定。

但一想到若非自己恰巧趕到,而是等其他人從社團辦公室抵達現場,葉修說不定已經被完全標記了,韓文清的憤怒及鬱悶便無處發洩。

心上人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受到傷害是誰都無法忍受的,那意味著連拯救自己重視的人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事後才從他人口中知曉已發生的慘劇。

葉修用堅決的態度拒絕了父母提出的搬回家住的要求,執拗的性格令人拿他沒輒,葉母只得轉而請求韓文清多關照自家固執的孩子。

一路無話,兩人在漆黑的夜色籠罩下踩著路燈微光走回小區,各自開門進房時省略了禮貌性的晚安,甚至連個眼神都沒給對方。

夜晚,韓文清輾轉反側,房間的漆黑使他不斷憶起葉修被人困在陰影中蹂躪的畫面,十幾年的人生中頭一次體會到什麼是害怕,光是作為目擊者的自己便已受到如此衝擊,作為當事人的葉修又如何?

在那些自己不知道的日子裡,葉修過著必須時刻警戒著的擔驚受怕的生活,儘管沒有被標記,但在自己趕到前葉修究竟經歷多大痛苦,韓文清不敢想像。

整晚沒睡好的韓文清覺得腦子仍亂哄哄的沒個條理,頭痛欲裂,揉著腦袋憑意志力掙扎下床,梳洗完後放棄了晨跑的選項直接走進廚房,以半放空的狀態開始準備早餐。

虧得一年多來給葉修做飯的習慣,即使心不在焉也沒出什麼差錯,只是太順手地弄完兩人份的食物才意識到昨晚兩人尷尬的局面,今天對方會拿什麼表情面對自己?或是乾脆避不見面讓彼此冷靜?

「哦?看來我到的正是時候啊。」

反常地在大清早響起的門鈴,打開門後出現的卻是一如往常的笑臉。

葉修毫不客氣地聞香進屋,反客為主的揮揮手示意韓文清趕緊坐下用早餐,與平時無二的表現此時卻讓韓文清微微皺起眉頭。

「葉修。」

強壓下煩躁的心情,待葉修用餐告一段落後韓文清才開口。

「對你而言我到底算什麼?」

「啊?」

愣了一會兒才發出個不解的單音,葉修顯然沒跟上節奏。

「本以為就算不是兄弟,好歹算得上摯友,可遇到這種事你卻選擇和別人說而不是我。」

「你甚至沒把我當個Alpha看待。」

「等等等等,你前面說的不滿我理解,可沒把你當A看是怎麼回事?我沒有啊!」

「你平常隨意進出我家,毫無防備地睡在我房間,甚至連經歷過這種事以後,也心無芥蒂的和我共處一室,這樣算有把我視作Alpha?」

葉修的神情由困惑迷茫轉變為怒極反笑,韓文清對自己平時的行為是這樣解讀的?真他媽欠揍。

「……呵,怎麼,我在你眼裡是個這麼沒戒心的Omega?該不會你還認為這次的事會發生也要歸咎於我自己的疏忽吧?」

即便是這種情況下,葉修仍保有他良好的教養,他輕輕疊好餐盤,低垂著眼眸,嘴角依舊掛著平時那抹笑,看上去卻是冷的。

韓文清心裡一咯噔,葉修這副樣子是真的生氣了,自己怎麼這樣不過腦子的亂說話!該死!

「等等,我沒有那個意思。」

「那你到底什麼意思?」

葉修原本起身準備離開,但被韓文清攢住不放,只好配合地等待一個解釋,從對方緊鎖著的眉眼中能看出他無從組織語言,葉修嘆了口氣,拍拍韓文清的手示意他不用勉強自己硬拗出個理由了,不料卻被人反手一扣一拉帶進懷裡。

「我想當你的Alpha。」

韓文清無法判斷葉修此時的表情該配上「你特麼玩兒我呢?」還是「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想上我!」的字幕才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絕非自己期望中的反應。

此刻的韓文清實在很想對自己施展一套猛虎亂舞,現在這個時間點,葉修被Alpha傷害過又被自己給激怒的情況下,怎麼看都不適合告白,為何自己還是控制不住脫口而出!

「老韓,你腦袋沒問題嗎?」

完了。

韓文清像生怕人跑了似的將雙臂又環緊了一點,既然葉修還沒掙扎,那就抓緊機會多溫存點吧,韓文清有些自暴自棄的想著。

反倒是葉修被韓文清視死如歸的表情給戳了笑點,咯咯笑個沒完,靠在韓文清胸前一抖一抖的。

「一個Omega毫無防備地主動接近一個Alpha,意味著什麼應該大家都明白吧!你的腦迴路到底怎麼長的?」

「你什麼意思?」

「就是不管那個Alpha對那個Omega做什麼都可以的意思啊,石頭腦袋。」

葉修趁韓文清大腦死機的空檔,竊笑著從他懷中溜出來,還沒來得及邁出一步又被逮了回去,死死地摁在牆上。

「現在……能碰你嗎?」

韓文清能清楚聽見自己心跳如擂鼓,Alpha的本能叫囂著想立刻將眼前的Omega占為己有,但一想起葉修昨日的經歷,再強烈的衝動都被韓文清壓了下來,深怕自己對葉修造成二度傷害。

「當然。」

清楚韓文清細膩心思的葉修為了排除他的顧慮,大方的張開雙手,將自己送入對方懷抱,滿足的享受被Alpha信息素包圍的安心感,像隻撒嬌的貓蹭了蹭韓文清脖頸。

擁吻,誰也不願放開誰,好不容易才進了房間,葉修微喘著氣仰躺在床上,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之前我蹭你床睡的時候,你真沒什麼想法?」

「當然有。」

→全文見微博@S種子S(有簡/繁全文)

评论(4)
热度(98)
© S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