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S種子S
★此處專產韓葉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手不穩的畫手,文筆廢

畫圖只為自爽,發圖只為分享
不商用皆可抱走,轉載請附上出處
謝評謝喜歡,留言都會看,沒回=詞窮

【韓葉】我覺得我宿敵喜歡我(下)

※看完《我覺得我室友喜歡我》後開的腦洞,部分劇情有借鑑

(上) (中) (尾聲) 

 

11.

 

還沒清完副本CD,就聽到房門被敲響的聲音,開門後H直接走進來,還帶上了門,我心下一驚,面上強裝鎮定,問他有什麼事兒,他皺著眉說那禮物是不是我買的,我避重就輕的回那不是妹子送你的嗎怎麼扯到我了,跟人家進展還順利嗎之類的,但H不說話直盯著我,看得我心裡發毛。

 

等了半天H才嘆了口氣,讓我以後別再做這種事,看來是助攻失敗,替那妹子默哀三秒。我說我知道了,還給他道個歉,H就揉了我一把說他沒生氣,沒必要抱歉,事情就這麼過了。

 

之後見H的鍵盤鼠標換新了,看起來像是我買的那套,可H原先用的那套還挺新的,沒到要換的程度,再說他都拒絕人家妹子了,沒道理還趕著用對方送的東西,除非……

 

先前才自我催眠H或許對我沒意思,怎麼馬上有種破功的感覺?雖然長這麼大沒少被人喜歡過,但基本都是些不太熟的人,擱著擱著感情也就淡了,拒絕時心理壓力也不大,可這回是我挺重視的人,要裝作視而不見太困難了。

 

12.

 

H沒打算捅破的話這事兒也不好解決,煩惱歸煩惱照樣得過日子。

 

站在廚房猶豫著該選香菇燉雞還是紅燒牛肉口味時,H突然從我身後出聲,說他要下廚問我順便搭伙不?既然有人服務那敢情好啊,在這方面我倒是不會客氣。

 

H廚藝不錯,但他也挺忙的,基本都點外賣解決,今天不知道吹的什麼風,竟然做了個滿漢全席,很久沒吃頓像樣的飯了,沉迷美食無法自拔的我吃得差不多時才注意到,H的視線一直在我身上,自己的碗筷沒動多少。

 

意識到他的目光後我變得侷促不安起來,這頓飯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腦補鴻門宴劇情到一半時H開口了,說我老是幹些令人意外的事兒,挺有趣的。雖然這話說的有些沒頭沒腦,倒讓我有興致了起來,順著他的話問我幹啥了讓他這樣想?

 

H說賽場上我總是意氣風發的樣子,像沒怎麼經歷過挫折,沒想到竟離家出走;說我做事很投入,生活卻意外的隨便;雖然身邊總有一群人圍繞,卻更喜歡獨處;對很多事情好像都不甚在意,其實細節上觀察入微,常不著痕跡的體貼人。

 

最後就是上回我朝他發火那事兒,H說他挺意外我這好脾氣的人竟會在他面前暴露情緒,真是大吃一驚,講完他還自個兒笑了一下。

 

H平時都一臉嚴肅又很少誇人,這回突然細數起我的優點甚至露出笑容真是太嚇人了,別說,他笑起來還挺好看的,畢竟H的相貌本就不差。

 

被讚美得太多讓我有些尷尬,嘴快回了他句你也常幹些令人意外的事啊,講完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H一挑眉,饒有興趣的問我舉例,我愣了一下,趕緊說他平常不怎麼下廚,今天突然洗手作羹湯就挺令人意外的,答完覺得自己的反應能力真是一流,結果H開口又把我給噎著了,他說,這不你生日嗎?

 

H不提還真忘了今天我生日……重點我從來沒跟人說過啊!追問之下原來那蠢弟弟上回一併把我的生辰八字出賣給H了,我去……

 

13.

 

期末周結束,W馬上約了別系的女生搞聯誼,為了湊人數便招呼我一塊兒去,看在之前欠過人情的份上我就答應去過個場,H聽到我倆的對話後竟然問還缺人嗎,讓我和W都震驚了!要知道H從來不關心這種活動,現在是要崩人設嗎?但聯誼心切的W才不管是阿貓阿狗要來參加,連忙說缺缺缺,都來都可以來,於是事情就這麼定了……

 

本來約好男女各出席五人,但有個女生臨時有事兒沒法來,就變成了四女五男的飯局,吃的合菜坐的圓桌,W建議為了促進感情要男女間隔著坐,由於女生少一個,意味著有倆男會相鄰,結果H很自然的在我旁邊坐了下來!內心瘋狂吐槽你不是來聯誼的嗎!坐我旁邊幹啥子!

 

吃完飯有人提議玩真心話大冒險,某一趟抽到了我,選了真心話,當國王的那個羞澀的妹子問在場有沒有我喜歡的人,明明是聯誼的正常套路,可在聽到問題的那一瞬間,腦中浮現的人讓我不淡定了,雖然很快鎮靜下來答了沒有,但我怔愣一兩秒的反應肯定被H發現了,不用轉頭也能想像到他又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我。

 

當我還在為了剛才的失誤懊惱時,換H被抽到了,選了大冒險,這回當國王的妹子就比較狠了,竟然要求H親隔壁的人一下,大概是去洗手間時女孩子們互相透露過心儀的對象,所以想替朋友助攻吧,我在一旁等著看H要怎麼應對這局面,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有什麼溫熱的東西貼上我的嘴唇,又迅速的移開。

 

現場瞬間爆出笑聲,在眾人眼裡H只是不想親旁邊的妹子所以乾脆讓隔壁的朋友犧牲打,男生互相開這種玩笑還挺正常,所以沒有人注意到我內心的波瀾,只覺得我石化的樣子很好笑,W還笑出淚來問我說該不會初吻吧,我去!這還真是我的初吻……

 

決定回去後要在網遊大殺四方,尤其是H的公會,一定往死裡打!

 

經過這事兒以後我壓根兒沒法直視H,偏偏他的態度依舊如常,搞的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意似的,幸好暑假時房東說要我們空出一週讓他整修下,所以大家都得收拾行囊暫時滾蛋,我也能藉機避開H。

 

14.

 

幹麼自個兒找罪受,明明早該料到結局,還妄想能說服那老頑固!

 

回了一趟家,想證明自己有能力獨立,打遊戲並不像他們想的那般無用,也不妨礙到課業,依然毫無懸念的挨了頓揍,還被老頭子趕出家門,吼說沒這個兒子。

 

沒法回租屋的地方,本考慮去友人S那兒借宿,卻又不想讓人察覺自己的異狀,最後還是回學校附近找了間網吧包間,打算這樣捱過一週。

 

一登QQ就跳出H的訊息,問我回家後還好嗎?之前收拾行李時H問過我這星期打算去哪,我說大概會回家吧,所以他知道這事兒。

 

我回說被趕出來了,在網吧待著呢,H又問是哪間網吧,我心理碎碎念他問這幹麼,不會是想找來吧?就含糊地告訴他是學校附近某間網吧,之後他也沒再追問。

 

隔著耳機聽到好像有人在敲門,以為是送食物的人要進來,結果一開門見到H我就懵了,傻楞楞的問他怎麼在這兒?他說之前聽我和W聊天時提過在這間網吧暫住幾天挺合算的,想說我可能在這兒,就往包間區一間間的找看看。

 

15.

 

我就這麼稀里糊塗地被H拐回他家住了。

 

H父母雙亡,家裡只剩爺爺奶奶在,兩位老人家都挺和藹,一直拉著我聊天,說H很少帶朋友回來,也很少跟他們說自己的事兒,所以一定要趁機會向我打聽打聽。H忙著下廚時我就在外頭向兩位老人家吹他多好多好,逗得兩老樂呵呵,當然,省略了他可能對我有意思的橋段。

 

H替我整理好客房,說我想待幾天都成,等客套話都說完後他還沒離開,我納悶著還有什麼事兒,就見他猶豫了一陣子後反手把門帶上,拉了把椅子坐下,說想和我聊聊。

 

難道我一副需要心理輔導的樣子嗎?我覺得自己表現的挺正常啊?

 

既然他想聊那就聊唄,寄人籬下總得順著主人的意思嘛,我們從學校的事兒扯到網遊的生態發展,不知不覺快半夜,H才說不早了趕緊睡,又頓了一下,突然問我記不記得某次線下賽時我對他說過的話。

 

突然來個記憶大考驗真是難倒我了,H見我想不起來乾脆就自己講了,他當時向奪冠的我道完恭喜後,我回說你也是時候該慢下來了。

 

H說他從小沒有雙親,造就他自立好強的性格,什麼事兒都想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導致課業遊戲兩頭燒的時候,好像時間精力怎麼都不夠,什麼事都達不到理想的目標,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周圍的人都只叫他加油,卻沒人關心他的疲憊。

 

說完,H抱了我一下,我指的是朋友間那種傳達我懂你意思的擁抱,然後H有點無奈的笑說我讓他別太逞強,結果自己更倔,又拍拍我的背,叫我好好休息,才道了晚安,回他自己的房間去。

 

我呆滯了一會兒才爬上床,但陷入思考人生狀態後根本睡不著,H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就這樣晾著他讓我很愧疚,雖然不願意破壞現在微妙的平衡,但我想,回去之後是該找他談談了。

 

TBC.

---

 

我覺得我室友喜歡我那篇原文差不多到主角決定找對方談談的時候就斷更了……為了彌補我對原文的遺憾,韓葉這篇肯定是要有個結尾的!

评论(7)
热度(128)
© S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