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S種子S
★此處專產韓葉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手不穩的畫手,文筆廢

畫圖只為自爽,發圖只為分享
不商用皆可抱走,轉載請附上出處
謝評謝喜歡,留言都會看,沒回=詞窮

【韓葉】我覺得我宿敵喜歡我(尾聲)

※看完《我覺得我室友喜歡我》後開的腦洞,部分劇情有借鑑

(上) (中) (下)  

 

16.

 

沒想到這篇發洩內心崩潰歷程的文會這麼火……都兩年了還有人簽到催更,真是辛苦你們了啊,我想也是時候給大家個交代了。

 

雖然H家的長輩百般挽留,但房東一把屋子整修完我就溜回去了,本想趁其他人都還沒回來前整理好思緒,卻沒料到H過兩天就拖著行李出現在門口。

 

大哥您長假就多陪陪家人好不?別這麼快回歸啊!

 

那天晚上和H一塊兒點的外賣,想到等等就要做個了斷,讓我吃得心不在焉,H大概是察覺了什麼,晚飯後單刀直入的問我是不是有話要說,原本計畫主動出擊的我被反打了個錯手不及。

 

事已至此,破罐子破摔吧。

 

突然被氣勢洶洶的問他是不是喜歡我的H明顯愣了一下,才瞇起眼,從喉嚨裡擠出一聲低沉的肯定,意料之中的答案,我將在心中練習無數次的說詞一股腦的傾倒出來,H只是皺著眉靜靜聽著。

 

接下來我只要像過去拒絕別人那樣,淡然的轉身而去,這件事便能落幕,不料卻被H給拉住手,阻止了我的退場。

 

我沒有要向你索求什麼,我只是想對你好。這是H的原話,其他還說了些什麼我記不是很清楚,只有這兩句深深印在我腦海裡,H說這話時的表情有點無奈,有點哀傷,他從來不是個會在別人面前示弱的人,卻將自己的感情赤裸裸的呈現在我面前。

 

要是別人,我決不會任他們這樣挽留,那只會繼續糾纏不清。但面對H,即使他不過是輕輕扣住我的手腕,只要我想,隨時能夠抽身離去,我卻無法狠下心來甩開他。

 

17.

 

或許人都是在做出選擇後,才能看清自己真正的想法。

 

H見我不為所動,便嘆了口氣,鬆開手,說他會盡快搬走,不再打擾我的生活,在他收手的瞬間,我覺得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硬生生的從心裡被抽離,當我意識到這個人或許就要從我的生命中徹底消失,在腦子反應過來前,身體已經先一步做出行動。

 

我抓住H的手,他一臉訝異地等我做出解釋,然而當下我腦中簡直是一團漿糊,無法運轉,整個人完全靠直覺和本能行動,究竟說了些什麼,我幾乎不記得了,只知道最後答應了H,雖然不保證能和他產生相同的情感,但我願意試試。

 

H從驚訝中回過神,才笑著對我說好,那是我見過他看起來最傻的一次,回房前他還叫住我,讓我不用勉強,只要別逃開就行。

 

之後的生活倒是跟原先沒什麼兩樣,頂多是H私下幫助我或塞東西給我時,不用再疑神疑鬼,也不需要因為他靠近就一驚一乍了。

 

我們平時都很忙,基本連一起出門都沒個幾次,加上H還真的貫徹不勉強我的約定,始終沒有什麼像是情侶間的肢體碰觸,而這樣奇妙的關係竟維持了兩年……

 

18.

 

H畢業前難得拉著我出門,說是去看房子,這間小房子離他之後的公司近,和學校距離也不算太遠,回程路上H問我覺得怎麼樣,我說挺不錯的啊,不會太大太小,周圍也挺便利,結果他就問我要不要搬出來住,這兒有客房,我當場就懵了。

 

如果答應,是不是代表我同意和H更進一步了呢?

 

察覺我猶疑的眼神,H竟自個兒笑起來,要我別瞎腦補,他只是想替我省房租,沒有什麼其他的企圖。

 

雖然相信H的為人,但我怎麼就有點兒不是滋味呢?這人真的喜歡我嗎這麼無欲無求的,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禽獸不如?

 

我打趣著說有你這樣包養的嗎當做慈善啊,啥都不圖的,誰知H神色一暗,低下頭按住我的後腦,一副強吻良家婦男的架勢,卻在觸及之前停了下來,額頭相抵,手指摩挲著我的下唇,沉聲問道,那你願意嗎?

 

19.

 

怎麼?你們都好奇親沒親啊?呵,才不告訴你們咧。

 

學期一結束我就收拾收拾搬了過去,H準備了大餐和酒水慶祝,以我這差勁的酒量,當然不出意料的醉了,反正有H在,沒什麼好擔心的。

 

以往喝醉時我都安安靜靜的,再逐漸昏睡過去,這回不曉得怎麼了,竟然開始不過腦子的亂講話,還整個人往H身上躺。

 

依稀記得我大概是指著H罵,說他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把我掰彎,實在太心髒了,H好像抓住了我的手,笑說那也是我願意的,怪不得人,我就嘟囔說是啊,我怎麼這麼好乎悠,被煮到覺得不管你對我做什麼都沒關係。

 

意識朦朧間,看不清H的表情,但我想他一定又在傻樂著吧,總覺得有個大熱源直往身上貼,癢癢的,又很舒服的感覺,之後嘛……我就斷片了。

 

20.

 

我是在H床上醒來的,驚恐的發現身上的衣服都被換過,標準的酒後亂性場景……不,實際上啥也沒有,除了宿醉頭疼外一切安好,晨跑完的H提著早餐進來喊我,神色自若,看來果真沒發生什麼不可描述之事。

 

仔細想想也是,以H那一板一眼的性格,肯定不希望第一次是趁醉偷偷來的嘛,估計要等到我清醒時點頭才會出手,嘖,禽獸不如。

 

後來嘛……那間客房就空著了,我想試著去習慣身邊有人的感覺,好消息是,H不打呼,被他摟著睡也挺舒服的,而且現在去學校都有人接送,美滋滋。

 

差不多就更到這裡吧,上沒上壘不重要,總之我和H正式在一起了,雖然未來可能會碰上不少麻煩,但我覺得有他在的話就沒什麼好怕的。

 

辛苦你們一直陪我樹洞到最後,希望你們的故事都能有個好結局。

 

FIN.

评论(24)
热度(173)
© S種 | Powered by LOFTER